反驳有啥奥秘,中夏族民共和国的新经济勇挑幽州

传统外贸遇冷,浙江温州的一家家具生产厂订单锐减,老板不想再经营下去了。

2015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半壁江山”;消费占GDP超过60%,已经替代投资和出口成为经济增长第一动力。在产业经济发展方面,“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电子商务等新兴产业和业态蓬勃发展;2014年中国高技术出口已经超过日本,中国制造的无人机、智能手机以及高铁都已在国际市场上具备竞争力,从事高科技制造业的企业数量也从2000年的不足1万家增至近3万家。

新旧动能转换三点政策建议

此时,身在北京的张博正在中国黄页网上,翻看着一些企业的信息。他发现了这家温州企业,并打了电话过去。
合作很顺利。张博说,加入我们的智能硬件后,原先300块钱的床垫,现在能卖3000块钱。在北京中关村创业公社里,张博向记者讲述了他的经历。
张博的经历也印证了当下的经济形势:中国产业分化日益明显,部分传统产业萎缩,但是新经济正在崛起。正如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所言,中国经济正从资本驱动跨入创新驱动时代。
1 老产业焕发新生机
10月27日,北京迎来一场秋雨,温度骤降。季节交替,气温变化大。处在转型期的中关村,变化同样很大。
记者来到的创业公社,一年前还是一个购物中心,不过,据报道,那时购物中心就已出现大面积空铺。创业公社成立后,短短一年时间,入驻企业超过70家。张博就是在这里创业。
早在2013年时,中国睡眠产业的市场规模就超过了千亿元。睡眠是人的刚需。创业3年,张博的语调平静又成熟。张博团队研发的可穿戴设备,通过监测并诱导脑电波,帮助用户缓解压力、改善睡眠。
张博的这款设备需要嵌入到床垫、沙发、靠枕中,于是,他便找到了一家温州的家具生产厂。
在与张博合作之前,这家工厂不但外贸订单减少,而且还得与同行拼价格,利润越来越少,以至老板不想再继续经营了。张博带来的新产品,让这家企业找到了出路。加入智能硬件的家具产品,不仅价格翻了近10倍,而且在试用阶段受到了市场欢迎。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许小年指出了这样一个现象:2012年、2013年,我问一些企业家在做什么,他们说做基金;2014年再问,他们说做电商;2015年又问,他们说做互联网金融;今年呢?又在做教育和大健康。
许小年认为,企业转型不等于转行,传统行业中的创新机会很多,仍有巨大潜力。
如今,祁青福终于可以回家,给8岁儿子做顿饭了。祁青福是酒钢集团的锅炉责任工程师,过去的几百天里,他将几乎全部精力用在掺烧煤的配比研究上,总是一周一周不回家。
掺烧技术难题终于攻破了,用煤成本降低了近1/3。酒钢人也可以松口气了。
近年来,全球大宗商品下行,钢铁行业受到拖累。2015年,酒钢集团亏损数十亿元,成为中国钢铁行业的亏损王。
酒钢集团董事长陈春明意识到了企业创新不足等问题,随即启动全面改革。通过管理、技术与产品创新,酒钢奇迹般地扭亏为盈。
今年前三季度,酒钢集团实现利润总额21.3亿元,同比增加70.5亿元。更可贵的是,在扭亏为盈的过程中,技术创新的贡献度最高,仅今年酒钢集团就开发新产品25种,产量7.9万吨,实现新品创效5263万元,高附加值比例占到27.7%。
10月13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广东东莞考察时表示,新旧动能正在加速转换,让新动能逐步挑起大梁,旧动能不断焕发生机。专家普遍认为,旧动能企稳、新动能崛起,是目前经济运行的一大亮点。
10月19日,国家统计局发布2016年前三季度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529971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7%。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表示,前三季度,工业加快向中高端迈进,高技术产业增加值、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增速分别比规模以上工业快4.6和3.1个百分点,占比分别提高0.6和1.2个百分点。
2 新产业横空崛起
凌晨12点,当很多人已经熟睡之时,孙秋林赶上最后一班飞机,回到了福建厦门。在静谧的夜空笼罩下,发完最后一封邮件,匆匆入睡作为一家新能源动力公司的总经理,孙秋林见证了一个产业的兴起。
孙秋林的公司成立于2009年,是国内较早从事新能源客车动力系统开发的企业。孙秋林回忆说,7年前,公司只有一个客户,如今客户扩展到了50个城市。公司发展起来了,孙秋林个人也可谓载誉而归。今年6月,第二批国家万人计划领军人才入选名单公布,孙秋林的名字赫然在列。
孙秋林将公司的10年规划定为销售额30个亿。这个目标并非天马行空。10月19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前三季度,新能源汽车增长83.7%。以新能源、互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新产品、新服务、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继续保持较快增长。
国家行政学院党委副书记、常务副院长马建堂认为,中国经济之所以能够面对复杂严峻的国内外环境,顶住下行的压力,实现6.7%的增长,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新经济的异军突起。中国经济发展模式加快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向知识和创新驱动转型。
11月2日夜间,阿里巴巴集团公布最新财报,在业内引发广泛关注。2017财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当季,集团收入同比增长55%,达342.92亿元人民币。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云计算业务持续保持高速增长,同比增长130%。
近日,阿里巴巴总部所在的浙江杭州,宣布了一项疯狂的计划:为这座拥有2200多年历史的城市,安装一个人工智能中枢杭州城市数据大脑,将交通、能源、供水等基础设施全部数据化。在杭州萧山区部分路段的初步试验中,城市大脑通过智能调节红绿灯,将车辆通行速度最高提升了11%。为这部科幻大片提供重要支持的正是云计算平台阿里云。
今年9月,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云计算白皮书》显示,2015年中国云计算整体市场规模达378亿元,整体增速31.7%。
大数据成为新的能源、新的生产要素,进一步驱动制造业转型升级。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研究院院长高红冰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新经济的最大贡献在于改变了原有批发、零售、制造业的模式。
在另一家互联网巨头腾讯公司里,有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美国人,他的中文名字叫网大为,头衔是腾讯首席探索官。
2001年,网大为加入腾讯,那时的腾讯还只有45名员工,QQ还是OICQ。腾讯当时连服务器都买不起,但我还是决定加入腾讯。网大为说,我发现他们比我聪明多了、有远见多了。
网大为常驻美国硅谷,他的工作就是不断给管理层输入新想法,使腾讯的目光投向更前沿的核心技术领域。网大为现在最关注的是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总干事弗朗西斯高锐曾指出,创新投资是促进经济长期发展的关键,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发掘新的增长点,利用全球创新所带来的机遇,是所有利益攸关方的重中之重。
3 两只手发挥作用
彭川松,就职于位于山东青岛的蓝谷管理局。蓝谷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地方,甚至被写进《国家十三五发展规划纲要》:建设青岛蓝谷等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
彭川松所在的蓝谷管理局,有一个很新颖的称呼法定机构一种依法履行行政管理和公共服务职责、按照企业化运作的创新型组织形式。
今年5月试运行以来,改革效果很明显。彭川松向记者举例说,深圳一家科技集团,从洽谈、签约到最后引进,仅仅用了短短20天时间。以前有的项目需要一个月的审批时间,现在只需要一周。企业和研究机构将材料送来后,剩下的事情就不用管了,离着远的我们会快递过去。
在彭川松看来,这些改变的关键是法定机构+职员制的机制,使管理和运作更灵活。法定机构的身份,可以最广泛地吸纳海内外高端人才;职员制的管理,让工作人员有了绩效工资,积极性大大提高。改革前管理局有80人,现在只有45人,但工作成效反而提高了。彭川松说。
为了适应、服务新形势、新经济,从中央到地方,政府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创新在加紧推进。据统计,截至今年5月,全国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618项,占原有审批事项的36%。根据国务院部署,10月1日起正式实施五证合一、一照一码,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激发企业活力。
滴滴出行总裁柳青,曾留学美国哈佛大学,并在高盛工作12年,习惯用全球视角分析中国政策。对于近期热议的网约车监管,柳青认为,作为对共享发展的支持,今年7月底,中国政府宣布在国家层面实现共享出行的合法化。
事实上,为了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中国政府在很多方面进行了尝试。尤其是中国制造2025战略和互联网+行动计划,成为中国努力抓住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机遇、大力发展新经济、培育经济增长新动能的核心战略。
当然,新经济对政府的监管水平也提出了更高要求。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教授冯俏彬认为,面对新经济,原来由政府主导的自上而下的垂直型管理需要转变为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组织协同共治的扁平化治理。高红冰也认为,新经济更加开放、包容,需要更加开放、透明的治理和监管体系,这种体系应该是政府、企业、消费者多方参与、多方共治。
关键词:新经济大梁

他认为,旧技术下方有一条条新的很陡峭的“S型曲线”,加大对新技术投入能提供更持久的技术进步,实现投资收益递增,为经济增长带来新动能。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最后,注重营造创新驱动创业的生态环境。一方面继续大力推动“简政放权”“商事制度”改革,促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新和旧技术所形成的是两条“S型曲线”,一项新的技术出现,一般代表着一批新的企业实现创业成功。因此,这就需要政府营造优良的创新驱动创业的生态环境。政府不仅要减少新技术创业进入市场的行政审批手续和各种行政壁垒,还要对新生事物带有包容和欢迎态度,不要干预“新经济”对传统经济所造成的冲击。另一方面,通过供给侧改革营造创新驱动创业的“普惠阳光”。政府应该着力建设面向所有企业均等化的公共服务平台,实行普惠制减税降低创业成本,最大可能减少产业扶持政策,尤其是减少重点产业、主导产业、特色产业、重点企业等特殊照顾,形成市场决定企业成败的关键机制。

李克强屡提“S型曲线”理论有何奥妙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日前与北京大学国发院名誉院长林毅夫会面时,再度谈及经济学中的“S型曲线”理论,强调当旧动能增长乏力的时候,新的动能异军突起,就能够支撑起新的发展。

其次,着力营造创新驱动“新经济”发展的生态环境。一是打通国外知识产权转移到我国促进“新经济”发展的“高速公路”。目前全球最具创新能力的一些国家掌握了大量知识产权和技术,但是缺乏广阔的技术应用市场,而我国知识产权和技术应用市场非常广阔,因此,我国应加大违反知识产权法的惩处力度,塑造公民和企业的契约精神,建立国际信赖的诚信体系;二是打通高校和科研机构科研成果转化的“高速公路”,大力发展科技成果转化中介组织,实行科研人员入股分成的激励方式来调动科研成果在企业实现商业化的积极性;三是打通国有企业科研成果转化的“高速公路”。国有企业拥有雄厚的科研力量,但是由于激励不对称,科研人员创新的积极性不高,因此建议通过科研人员内部研发分成,以及科研人员外包科研项目分成等方式来激励科研人员创新,从而促进“新经济”发展。

首先,解决“S型曲线”导入期市场失灵问题。根据“S型曲线”理论,在技术进步过程中,一项新的技术在导入期发展非常缓慢,面临着研发失败、市场失败、旧技术锁定等不确定性和风险。因此政府对技术创新的“援助之手”不能采取“大水漫灌”方式。政府发挥作用应该在技术导入期,而不是快速成长期,更不是成熟期。由于技术进入成长期企业自然会盈利,政府再进入干预,只能造成企业不公平竞争,反而会抑制中小企业技术创新;技术进入成熟期,政府再进行扶持,更会造成旧技术锁定,延缓国家整体技术进步速度。因此,政府应利用财政、税收、金融等政策工具,通过项目补助、基金介入、税收减免、创新券等方式促进新技术快速进入成长期。

另一方面,在传统动能走向减弱的时候,需要一条条新的“S型曲线”来驱动新动能异军突起,实现“新经济”的快速增长。如果在旧的技术下方有一条条新的很陡峭的“S型曲线”,加大对新技术投入就能提供更持久的技术进步,实现投资收益递增,为经济增长带来新动能。虽然目前我国一些传统经济部门出现调整,但是新技术革命带来的新动能正在驱动经济增长。2015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半壁江山”;消费占GDP超过60%,已经替代投资和出口成为经济增长第一动力。在产业经济发展方面,“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电子商务等新兴产业和业态蓬勃发展;2014年中国高技术出口已经超过日本,中国制造的无人机、智能手机以及高铁都已在国际市场上具备竞争力,从事高科技制造业的企业数量也从2000年的不足1万家增至近3万家。种种迹象表明,创新已经开始驱动“新经济”发展,中国经济正在经历一场脱胎换骨的“质变”。

中国今年第1季度6.7%的GDP增速创下近7年以来新低,市场预估未来还会持续降低。人民日报近日引述“权威人士”指出,未来经济将呈现L型走势,而非U或V型。

图片 1

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副主任、副研究员郑世林在解读李克强近期屡屡提及的“S型曲线”时指出,“S型曲线”理论对于当前我国新旧经济增长动能转换具有重要的指导和实践意义。

“十三五”期间,我国如何走出一条条新的“S型曲线”来带动新旧动能转换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关键。为此我们提出以下政策建议。

其次,着力营造创新驱动“新经济”发展的生态环境。一是打通国外知识产权转移到我国促进“新经济”发展的“高速公路”。目前全球最具创新能力的一些国家掌握了大量知识产权和技术,但是缺乏广阔的技术应用市场,而我国知识产权和技术应用市场非常广阔,因此,我国应加大违反知识产权法的惩处力度,塑造公民和企业的契约精神,建立国际信赖的诚信体系;二是打通高校和科研机构科研成果转化的“高速公路”,大力发展科技成果转化中介组织,实行科研人员入股分成的激励方式来调动科研成果在企业实现商业化的积极性;三是打通国有企业科研成果转化的“高速公路”。国有企业拥有雄厚的科研力量,但是由于激励不对称,科研人员创新的积极性不高,因此建议通过科研人员内部研发分成,以及科研人员外包科研项目分成等方式来激励科研人员创新,从而促进“新经济”发展。

“S型曲线”理论对于当前我国新旧经济增长动能转换具有重要的指导和实践意义。一方面,过去支撑中国经济增长的传统动能走向“S型曲线”的顶端。改革开放30多年来,传统动能是驱动我国经济高速增长的主要动力,但是近年来传统动能已经开始走向“S型曲线”的“天花板”,正面临经济转型的“拐点”。如果我们再依靠“强刺激”来维持过去那样的经济高速增长,那么就只能导致投资收益递减,会造成更多的“僵尸企业”、产能过剩、技术退步等现象。而且,回溯发达国家经济发展的轨迹,也可以进一步验证“S型曲线”理论,即传统动能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会出现减弱,这是不可逆转的规律。

李克强指出,传统动能已经走向S型曲线的天花板,中国经济面临转型的转折点,如果此时再依靠“强刺激”来维持经济高速成长,只会导致投资效益递减,并造成更多僵尸企业、产能过剩、技术退步等现象。

新“S型曲线”驱动“新经济”

对此,他为中国经济在十三五期间,如何走出一条条新的“S型曲线”提出三项政策建议。

首先,解决“S型曲线”导入期市场失灵问题。根据“S型曲线”理论,在技术进步过程中,一项新的技术在导入期发展非常缓慢,面临着研发失败、市场失败、旧技术锁定等不确定性和风险。因此政府对技术创新的“援助之手”不能采取“大水漫灌”方式。政府发挥作用应该在技术导入期,而不是快速成长期,更不是成熟期。由于技术进入成长期企业自然会盈利,政府再进入干预,只能造成企业不公平竞争,反而会抑制中小企业技术创新;技术进入成熟期,政府再进行扶持,更会造成旧技术锁定,延缓国家整体技术进步速度。因此,政府应利用财政、税收、金融等政策工具,通过项目补助、基金介入、税收减免、创新券等方式促进新技术快速进入成长期。

早在今年2月份,李克强在国务院常务会议时就曾提过S曲线理论。他当时表示,只有让新经济形成新的S曲线,才能带动起中国经济的新动能。

李克强总理4月15日来北京大学国发院考察,国发院名誉院长林毅夫向总理介绍了“新经济指数”这一最新研究成果,指数显示,我国在传统经济复苏之前,新经济最近表现非常活跃。李总理提到管理学、经济学中的“S型曲线”理论:当旧动能增长乏力的时候,新的动能异军突起,就能够支撑起新的发展。

他认为,种种迹象表明,创新已经开始驱动“新经济”发展,中国经济正在经历一场脱胎换骨的“质变”。

最后,注重营造创新驱动创业的生态环境。一方面继续大力推动“简政放权”“商事制度”改革,促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新和旧技术所形成的是两条“S型曲线”,一项新的技术出现,一般代表着一批新的企业实现创业成功。因此,这就需要政府营造优良的创新驱动创业的生态环境。政府不仅要减少新技术创业进入市场的行政审批手续和各种行政壁垒,还要对新生事物带有包容和欢迎态度,不要干预“新经济”对传统经济所造成的冲击。另一方面,通过供给侧改革营造创新驱动创业的“普惠阳光”。政府应该着力建设面向所有企业均等化的公共服务平台,实行普惠制减税降低创业成本,最大可能减少产业扶持政策,尤其是减少重点产业、主导产业、特色产业、重点企业等特殊照顾,形成市场决定企业成败的关键机制。(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副主任、副研究员
郑世林)

所谓“S型曲线”理论是指,每一种技术的增长都是一条条独立的“S型曲线”,从图中可以看出,一个技术在导入期技术进步比较缓慢,一旦进入成长期就会呈现指数型增长,但是技术进入成熟期就走向曲线顶端,会出现增长率放缓、动力缺乏的问题。而这个时候,会有新的技术在下方蓬勃发展,形成新的“S型曲线”,最终超越传统技术。因此,新旧技术的转换更迭,共同推动形成技术不断进步的高峰,从而带动“新经济”的发展。

相关文章